首页 > 旅游

span class&平成过后,依然是昭和

昭和村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小村子,哪怕是在多雪的会津地区,这里应该也算是屈指可数的豪雪地带了。 去这里之前,我印象中的村里面的生活就是电影《小森林》里那样,周而复始,四季更迭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有的生活都是那么简单,也许还觉得那是十分治愈的

原标题:平成过后,依然是昭和

昭和村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小村子,哪怕是在多雪的会津地区,这里应该也算是屈指可数的豪雪地带了。

去这里之前,我印象中的村里面的生活就是电影《小森林》里那样,周而复始,四季更迭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有的生活都是那么简单,也许还觉得那是十分治愈的事情。

然后昭和村的现实却是,面积大概是东京23区的1/3大,但是人口却只有不到1300人。幼儿园到高中不到100人,有的村落最年轻的已经是40多岁了。少子化老龄化和过疏化十分严重。

位于高原一年有1/3的时间都是被厚厚的白雪覆盖,虽然从东京出发也只需要开车大概3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这里好像似乎被时间所遗忘,很多人把这里称为:日本的原风景,大约就是心里那个尚未被崩坏的地方的意思了。

福岛县会津地区中部的昭和村,被四周都是1000米以上的群山所包围着,冬季的积雪一般能达到2米以上,一年有1/3的时间都是冬季,90%以上都是山林地区,红色和蓝色屋顶的小房子稀稀落落地在野尻川地沿岸,一个如”昭和“般的村子。

“四季缓缓地交替着,轻快开朗地生活着的人们,他们教会我们,有一种叫做被微小但却温暖包围着的幸福。”昭和村的宣传册上的这句话,的确有一种温暖的力量。

からむし織:からむし属于苎麻的一种,可以利用这种植物作为布的原料来织布,处于高寒多学地带的昭和村,种植からむし曾经是十分重要的收入来源,后来因为化学纤维等的发展产量激减,高龄化的深入也带来了生产者和技术者的减少,从平成6年开始为了培养人才,开始实施了“織姫”制度,从全国招募有兴趣的年轻人,在村里共同生活从栽培开始到织布接受专业的培训。取出纤维,讲纤维搓在一起成为线,从收割开始到织成轻薄柔韧的“上布”,每一道工序都需要手工来完成。

カスミソウの 里 昭和村大约从30多年前开始利用昼夜温差大的气候特性,开始种植“满天星”,现如今的夏秋季的产量已经荣列日本第一。

就连名字,也是听起来没有什么特色,在网上一查日本全国叫“昭和村”的竟然有7,8个村子。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村子,村民们代代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年又一年。

近年来,有很多年轻人也来到了这里,这也是这次我们到访昭和村的目的之一,其实我是参加了一个“乡村生活体验”的旅行,主办方是昭和村,加上我一共参加者也只有4个人,今年4月份即将到隔壁的三岛町加入地域协力队的18岁的女儿和出身北海道的妈妈,还有一个考取了北海道網走市役所公务员的大四男生。一行四人从东京站出发,沿路的景色慢慢变化,道路上的雪越来越多,经过了几个长长的隧道之后,进入了”雪国“。

除了村子里的设施参观之外,还安排了很多时间跟当地的年轻人交流,特别想跟大家讲讲他们的故事。

首先,先要讲一下关于”地域协力队“,也许有人听过也许有人很陌生,我记得很久之前生田斗真有演过一个电视剧叫做《晚开的向日葵》讲的就是一个都市青年到高知四万十去参加地域协力队的故事。日文叫做:地域おこし協力隊、地域协力队,指的是从将生活的据点从都市转移到人口过疏地区,而同时在地方公共团体里作为“地域振兴协力队员”的这一团体的总称。一般来说,这些队员们会在当地生活,主要从事一些关于土特产品的开发,销售,宣传工作的同时,也会参与到农林水产业的劳作,以及支援当地居民生活的活动,也就是所谓的“地域协力活动”。

在介绍地域协力队之前,先说一说这位搞笑担当-高桥小哥,同姓高桥跟高桥一生还是差蛮多的。说着一口标准的东北方言,我一度怀疑他是昭和村的土著居民,没想到他竟然也是从县内的其他地方过来的。

他是这次旅行的负责人,也是向导,在村役場工作,就算个村干部吧。我个人觉得他长得跟昭和村的吉祥物-からむん特别像。。

据说这是村里最时尚的穿搭(本人原话),他说特别羡慕城里的人可以在咖啡店里大声地敲击电脑,感觉十分帅气,他跟我们抱怨说,人家办公室都发平板电脑,为什么我们村里只会发かんじき*一种在雪地里走路用的工具。

听说最近偷偷瞒着老婆买了一个平板电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用。噗。

喰丸小学校,简称“喰丸小",是一座废弃的小学校,因为是电影ハーメルン选择这里作为拍摄地而保存下来,现在这里对外开放参观,昭和村协力队的镰田小哥负责主要的运营工作,听说他原来做过编辑,所以“喰丸小"的instgram也是他负责运营,说到为什么要来这边,其实有一半是因为自己母亲的关系,昭和村的织布从很久以前就很盛行,至今还有一项培训手工织布匠人的”织女“制度,因为他的母亲也从事相关的工作就开始知道了找个地方,自己在大城市的工作也似乎遇到了瓶颈,他说”特别不喜欢那种在某些人制定的规则中工作“,被高山围绕着的雪国小村落,有一点与世隔绝但是自己又是在做着跟外部宣传昭和村的工作,也许在这里他找到了自由与限制的平衡吧。

我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每次上音乐课也是用差不多一样的风琴,每次都是班上的男生们去别的班抬过来,因为数量有限。到现在想起来仿佛隔了一个世纪。

道の駅、からむし織の里しょうわ

昭和村的特产品为主,同时还有からむし相关的“織姫交流館”。

在这里发现了一张很特别的海报,海报上的这位金发蓝西服的郷田小哥是这里的职员,土生土长的东京人,据说他刚到村里的时候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他的外婆住在昭和村,他说是为了陪外婆于是他也搬到了昭和村,刚来的时候他还是金发穿得也很“都市”,在路上跟外婆一起走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这难道是新型诈骗”?哈哈哈,村里的乡亲们真的很可爱。他说”为什么东京那么多人,却还有那么多人会感到孤独,但是在昭和村明明只有一千多个人,我却一点没有这种感觉”。现在他主要负责除雪工作,别看听起来简单,其实要操作除雪机也是十分需要技术和体力的,在东北的雪国,除雪也是当地农民冬季的一项重要收入来源。

接下来这位押部桑,其实刚到村子的时候在吃午饭的食堂正好碰到过,黄色冲锋衣和墨镜,想要不注意都很难,跟村里的大妈阿姨们一桌吃饭,丝毫没有违和感。

这位大哥呢,爱知县人,是一位木匠,从小就在外学艺,因为爷爷是距离昭和村不远的金山町出身,从小也是对这片很熟悉也有着特殊的感情,于是也来加入了地域协力队,现在主要是发挥他的木工专长,帮助村里面做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还把自己住的地方的车库改造成了工作间,这里面的架子桌子都是他自己手工做的。

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是整理农具,在小野川小学的二楼好几个房间摆满了从各个村落收集过来的旧物,各种各样全部分类摆放整理,很多东西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没有人知道怎么来用,只能挨家挨户去找年纪大的老人们询问。

在我们参观农具仓库的时候,正好赶上村里大叔们在一楼举办荞麦会,说是荞麦会其实就是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吃荞麦面,然后聊天。现场的气氛十分热烈,但是说实话对我们这几个外乡人来说,压力也是很大的。由此我也可以想见,这几位小哥刚到村里的时候的不安和无所适从。

对面的大叔热情地邀请我喝酒,但是他的方言我只听懂了一半,只能附和地笑着,然后继续保持着兴奋地状态不停地说着”oyishi,oyishi“......

”我厌烦这繁忙的生活与错杂的人际,却贪恋灯红酒绿的繁华和慵懒。我迷恋那幽静的生活与踏实的日子,却害怕年复一年的孤寂与劳累。既不能勇敢的面对这城市拥挤得喘不过气的生活,却也做不到轰轰烈烈说走就走明天准备在哪里搭建一个木头做的小屋。“

这是在知乎上如何评价电影《小森林》里我印象很深的一段话,当然很多人都会觉得那些回到村子的人们,一定是在城市里受到了挫折,因为想要逃避才来到了这里,跟他们接触下来,我发现他们是真的热爱这样的生活。这只是他们的一种选择,没有哪一种生活是更好地生活,只有更适合的生活。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对别人的生活加以臆测和评价,生活本来就有很多种形式,找到自己的”心之所倚“的居所,也许才是生活更重要的意义。

新的年号据说下个月就会公布了,平成也要结束了。但是昭和村的生活还是会继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5月份以后的昭和村有点期待了。

-The End-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公社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ongshe99.com/travel/948478.html